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你好非洲|单腿盘带、独臂守门,这支国家队剑指2022世界杯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2月7日电 足球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在非洲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热情奔放的观众、此起彼伏的欢呼、五颜六色的服饰,是球场上的一个个亮点。

资深球迷可能会了解不少非洲球队的绰号,比如尼日利亚是“超级雄鹰”,喀麦隆队是“无敌雄狮”,塞内加尔是“特兰加雄狮”,埃及是“法老”,摩洛哥则是“阿特拉斯雄狮”……就像南美洲的巴西和阿根廷,尼日利亚雄鹰与喀麦隆雄狮可以算是非洲球场上的一对宿敌。


2019年7月19日,阿尔及利亚队球员贝纳塞(中前)在比赛中拼抢。新华社记者邬惠我摄

不过,这一期可没打算聊非洲足坛的豪门恩怨。我们把目光放在东非国家坦桑尼亚,那里有一支特殊的足球队——

在坦桑尼亚最大城市达累斯萨拉姆郊外的绿茵场上,哈勒凡·凯安加顶着热带烈日的炙烤,艰难而熟练地完成了奔跑、传球、过人等一系列训练动作。

他拄着拐杖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而青筋暴起,汗水从额头不断滴落。


1月26日,坦桑尼亚截肢者足球队队员在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体育场内训练。新华社发

凯安加从小就喜欢踢足球,梦想成为梅西、罗纳尔多那样的世界一流足球运动员,却因为童年一次交通事故不得不接受截肢治疗,永远失去了右腿。

起初,拄着拐杖的凯安加还尝试着参与到同学们的足球比赛中。然而,不论速度还是灵活性都大不如前的他在比赛中难免力不从心,也渐渐被曾经一同踢足球的伙伴们排斥和孤立,这让凯安加心灰意冷。尽管身心遭受巨大痛苦,但他那颗热爱足球的赤诚之心从未改变。


1月26日,坦桑尼亚截肢者足球队队员在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体育场内训练。新华社发

凯安加今年26岁,他靠白天打工维持生计。每个工作日下午4点之后,他会来到郊外足球场,参加坦桑尼亚国家截肢者足球队的训练。

这支2019年成立的特殊球队,主要由20岁至36岁的截肢者球员组成。在这里,凯安加遇到了许多跟他有着同样遭遇又怀揣同样梦想的朋友。


1月26日,坦桑尼亚截肢者足球队队员在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体育场内训练。新华社发

一开始,高强度的体能训练让他的身体吃不消,无数次的摔倒使他全身伤痕累累。但一想到自己又可以像儿时那样和朋友们一起踢球、参加足球比赛,凯安加就开心得忘记了辛苦和伤痛。

“国家截肢者足球队的成立重燃了我成为足球明星的梦想。”凯安加对未来满怀希望。


1月26日,坦桑尼亚截肢者足球队队员在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体育场内训练。新华社发

球队经理马蒂亚斯·约洛告诉记者,目前球队有超过30名球员,他们大多数都是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被截肢,但都没有因此放弃对足球运动的热爱。

“经常有人会认为截肢者参与到足球这样的体育运动中很奇怪。”约洛无奈地说,他希望通过参与更多的国际性比赛,让越来越多的坦桑尼亚人理解这项运动的意义。


1月26日,坦桑尼亚截肢者足球队队员在位于达累斯萨拉姆的一个体育场内训练。新华社发

令人欣喜的是,球队在2019年赴安哥拉参加非洲截肢者足球国家杯取得不俗成绩后,又赢得2022年截肢者足球世界杯的参赛资格。

“现在越来越多人开始对我们刮目相看,毕竟坦桑尼亚国家足球队都没能打进世界杯呢!”约洛笑着说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信息反馈 | 投诉建议 | 产品大全
版权所有:亚星公司   技术支持:欧亚国际